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在奇迹王朝里,乞丐王克鲁班评价甘果瓦:“就会小题大作,拿人家的事,讲给人家听,还向人家要钱的人!一个赎罪的,只怪上帝给你的道德太多了!像羔羊一样无罪?无罪的羔羊做烤羊腿最好!” 吉卜赛女郎艾丝美拉达问:“可怜的甘果瓦,你为什么干这一行?”

网易考拉推荐

昨日重见 ——记忆中的点点滴滴(二)  

2016-02-29 14:44:14|  分类: 娱乐城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昨日重见 ——记忆中的点点滴滴(二)

“80这个称谓已成为习惯用语,一如当年我们自称的八十年代的青年,或者八十年代新一辈。回望八十年代,如果再给那个时代一个称谓的话,我愿意称之为电影时代,或者干脆称之为译制片时代。因为在那个时代里,电影之与我们,绝不是可有可无的,那些来自世界诸多国家形形色色的影片,那些令我们如痴如醉的金声魅音,诱惑了我们,满足了我们,令我们心旷神怡,令我们对未来心驰神往。

曾记得八十年代初的时候我到上海,在淮海电影院与姑妈和表姐一起看了那部意大利影片《最后的情感》,那时候表姐还不是亿万富婆,还只是华东华工学院大三的学生。剧中的男主人公正值青春年少,影片的最后是一场游泳比赛,少年奋勇争先,就在众人以为胜利非他莫属的时候他却突然游速减慢,这种突发的情况让剧中的观众和电影观众都大吃一惊,最后的结局是少年凭借生命神奇般的力量,在观者含泪的助威声中完成了最后的情感。二十年过后,我跟表姐提起这部影片,她也有记忆,我没有问她,是不是这种精神力量使得她能够在商海披波斩浪,勇往直前,达到成功的彼岸。

可以这样说,进入八十年代以后,译制片一下子走向繁荣,来自日本、印度、巴基斯坦、罗马尼亚、南斯拉夫、英国、法国、意大利、苏联、德意志民主共和国、德意志联邦共和国、美国等诸多国家的电影,让我们眼花缭乱,目不暇接。后来才知道,我们当时有幸看到的那些经典译制片,有很多都是在五十年代、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译配的,直到八十年代我们才收到这些迟到的礼物,这些礼物实在是来之不易,是那些电影译配工作者们用心血换来的,是打破禁锢,打开一扇开放的窗户之后春风吹来的,当这些厚重的礼物一下子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,我们真有一种饕餮盛宴的感觉。高尔基看到书籍像饥饿的人扑向面包,而那时候的情形应该是各式各样面包扑向饥肠辘辘之人,因为这些精心制作的面包早就应该为人民服务了!这些面包是:《牛虻》、《红与黑》、《冰海沉船》、《王子复仇记》、《三剑客》、《白夜》、《白痴》、《两亩地》、《乡村女教师》、《好兵帅克》、《钦差大臣》、《唐·吉诃德》、《红菱艳》、《复活》、《百万英镑》、《巴黎圣母院》、《基督山伯爵》、《水晶鞋与玫瑰花》、《阴谋与爱情》、《王子复仇记》、《列宁在一九一八》、《简·爱》、《尼罗河上的惨案》、《苔丝》、《铁面人》、《蝴蝶梦》、《雾都孤儿》、《蛇》、《大独裁者》、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、《凡尔杜先生》、《孤星血泪》等等。这些译制片年代大都十分久远,但就像陈年佳酿,历久弥香。

八十年代放映的译制片,有一些算是比较新的,到八十年代中期,我们已经可以看到更新一点可真是一点啊!——《简·爱》男主人公罗切斯特语——作者注)的译制片,已经不至于像从前,当我们能在电影院看到费·雯丽主演的影片的时候,她本人已经香消玉殒;当我们为看到童星秀兰·邓波儿主演的影片欢呼雀跃的时候,她本人已经年过半百。当然,能够同步看到国外影片又是十多年之后的事了。

我是1979年夏看到了法国、意大利合拍的《佐罗》,1981年秋看到《拿破仑在奥斯特里茨战役》,同年冬天看到《奴里》。八十年代中前期看过的其他影片有:《流浪者》、《追捕》、《大蓬车》、《望乡》、《叶塞尼亚》、《阿西门的街》、《人证》、《寅次郎的故事》、《龙子太郎》、《虎口脱险》、《白衣少女》、《绝唱》、《生活之路》、《人世间》、《爱德华大夫》、《威尼斯面包师的儿子》、《冷酷的心》、《啊,野麦岭》、《国家利益》、《金环蚀》、《卡桑德拉大桥》、《音乐之声》、《阳光下的罪恶》、《兆治的酒馆》、《英俊少年》、《远山的呼唤》、《砂器》、《总统轶事》、《无腿先生》、《老枪》、《非凡的艾玛》、《最后的情感》、《蒲田进行曲》、《海狼》、《幸福的黄手帕》、《海峡》、《王中王》、《华丽的家族》、《超人》、《得克萨斯州的巴黎》、《天鹅湖》、《维拉》、《海誓山盟》、《希茜公主》、《汤姆叔叔的小屋》、《火红的第五乐章》、《W的悲剧》、《神秘的黄玫瑰》、《黑郁金香》、《警察局长的自白》、《三十九级台阶》、《胜利大逃亡》、《野鹅敢死队》、《第一滴血》等等。译制片在这一阶段呈现一派繁荣景象。配音演员虽然退居幕后,但却受到明星般的追捧。

八十年代中后期看到的译制片有:《斯巴达克思》、《现代启示录》、《伦敦上空的鹰》、《白玫瑰在行动》、《莫斯科保卫战》、《科佩尼科上尉》、《逃往典亚娜》、《马背上的幽灵》、《枪手哈特》、《爱情故事》、《莫斯科不相信眼泪》、《姊妹坡》、《你好,出租车》、《霹雳舞》、《第一骑兵军》、《一个警官的控诉》、《国王的光荣》、《伊豆舞女》、《随心所欲》、《意大利人在俄罗斯的奇遇》、《特殊警官》、《伤痕累累的勋章》、《蓝宝石项链——神秘的黄玫瑰》等。

记忆当中,整个八十年代,我们耳边响彻的是《大地,早上好!》(《狐狸的故事》插曲)、《阿西!阿西!》(《阿西门的街》插曲)、《杜丘之歌》(《追捕》插曲)、《拉兹之歌》与《丽达之歌》(《流浪者》插曲)、《我走在爱情的路上》(《大蓬车》插曲)等电影歌曲,后来就是《白富士高中队之歌》(《排球女将》插曲)和《谢谢你》(《血疑》主题歌)两首热播电视剧插曲,当然还有约翰·丹佛《故乡的路》。一部电影只要引起广泛关注,它的插曲就有会很快在大街小巷传唱开来,而如果有谁能把这些电影插曲模仿得惟妙惟肖,那可以说是一展风采的时候到了。那时候吉他和吉他弹唱成为年轻人喜欢的乐器和演唱方式,确切地说是喜欢的道具和表现方式。你如果能拨弄几个和弦,会几个节奏,再能哼唱几首大家熟悉的、最好是刚刚出炉的电影插曲,那将很露脸、很有面子,甚至你就比较容易找到恋爱对象。有一种学习班一下子成了热门:吉他弹唱训练,一个没有任何乐理、乐器演奏和歌唱基础的人,可以通过这种现上轿、现裹脚的这种学习班迅速成为弹唱高手,在很多人心目中这是一种新潮和时尚。另外,看了这么多外国电影,年轻人衣着打扮、发型,甚至说话的口气和方式也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。《追捕》中矢村警长留的长鬓角,杜丘穿的皮夹克,竖起的衣领,《望乡》中栗原小卷的穿着打扮,留的发型,《阿西门的街》中几个年轻人穿的大喇叭裤,都被年轻人迅速接受,而且是一窝疯地一哄而起,一拥齐上,大喇叭裤一下子遍地都是。那时候年青人谈恋爱喜欢轧马路,有人就开玩笑说,省得清洁工扫马路了。这是一股风潮,它不是台风,也不是微风,是一种有一定强力的劲风,它把人的思想和行为吹动了,并逐步有了比较大的改变,而这一切追根溯源,似乎都可以从译制片的盛行一时找到答案。有人甚至说,改革开放的全民思想基础的奠定,这些译制片起了先导作用,这话是否能站得住脚且不去管它,但译制片对年轻人思想行为的影响是立竿见影的。

还是说看片子的事吧。

《王子复仇记》、《红与黑》、《巴黎圣母院》、《基督山伯爵》、《悲惨世界》、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和《战争与和平》这几部名著改编影片在我看来最可取之处就是那些对白、念白,还有那些人名也翻译、念诵得比较精妙。当时我就有个想法,电影翻译比原著翻译更自然、朴实,而且也更易于传播。两种文学样式的翻译可以互相借鉴,相得益彰。电影翻译借鉴原著翻译之,原著翻译借鉴电影翻译之,雅俗共赏岂不是两全其美。为支持这个观点,我还得拿卞之琳说事。电影《王子复仇记》的翻译是她,当然后来著名电影翻译家、译制导演、电影艺术家陈叙一也参与翻译,并亲自担任该片导演,取得很大成功。卞之琳的译本是这部译制片成功的基本保证。这应该看作是雅俗共赏的成功范例。

看《红与黑》的时候不断会有惹人发笑的时候。于连·索利尔决定要拉德瑞纳夫人的手的时候要等钟响;要走进她的房间的时候还要学拿破仑念念有词:

准备战斗!

在赴沐尔小姐的约会时也是如临大敌,又念诵了一遍:准备战斗!这会使人想起样板戏中的人物,在困难的时候会背诵一些语录,像:

下定决心,不怕牺牲,排除万难,去争取胜利!

后来我想大家发笑还是不太了解当时的现实背景,按理说这些都并不好笑。说实话,这部电影是很能引发共鸣的。我们大家出身和于连差不多,靠自己努力考上大学,来到省城,一切都还新鲜,但也要为将来作好准备,也要有一番艰苦的打拼。那时候大家都不太懂谈恋爱,可是每个人都在自己心中勾画过那个心上人的模样,而这些模样,除去有同学、朋友作为模本,更直接的参照就是电影及小说名著当中的人物,要不大家都说中文系的人很浪漫呢!看《红与黑》我当时觉得沐尔小姐适合于连,现在觉得还是爱丽莎更合适,倒不是因为目下盛行姐弟恋

《巴黎圣母院》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电影,有至美,有至丑,有至善,有至恶,有谎言,有欺骗。奇迹王朝让我们看到了神奇。卫队长的一番话使我们懂得什么是甜言蜜语:我要有妹妹,我爱你而不爱她;我要有全世界的黄金,我全都给你;我要妻妾成群,我最宠爱你!

墨西哥有两部影片在中国特别有观众缘,一部是《叶塞尼亚》,一部是《冷酷的心》。巧的是给女主角配音的都是李梓和刘广宁。在《叶塞尼亚》里李梓是叶塞尼亚,刘广宁是露易莎;《冷酷的心》里李梓是阿依曼,刘广宁是莫尼卡,她们俩代言的这两对角色皆为姐妹关系,也是情敌关系。扮演叶塞尼亚的是墨西哥著名影星安德烈·杰奎琳,如果说她是一个国际巨星的话,那么她的国际首推世界第一人口大国——中国,她的影迷队伍十分庞大,而可爱的中国人则是这个庞大队伍的主力。泱泱大国,泱泱拥趸,浩浩汤汤,横无际涯。

叶塞尼亚:你想杀死我?

奥斯瓦尔多:是的,是你逼的我!

你就这么讨厌我亲你?

只有两厢情愿才是愉快的,如果强迫,只能令人厌恶!

好吧,对不起,我不该这样,可还是你的错!

我错?

嗯,你没发现自己长得很美吗,这能怪我吗?

你要是再来亲我的话,我马上砸碎你的脑袋!我们吉卜赛人说了算!

不,我只想看看你眼睛。

我不是来看你眼睛的,你别胡思乱想!

说《非凡的埃玛》就得说曹雷。这部片子给我留下了声音的烙印,就是曹雷特有的爆破性、魔性的声音。在《非凡的艾玛》中她配音埃玛,一个为艺术而牺牲爱情的人。

埃玛对丈夫维克多说:那你想怎么样说吧,我一定照办!照你的办!” 

维克多,我什么都可以给你,找个女人,成个家,我养活他们!

我只有跟你在一起才感到幸福、自由,只有跟你在一起我才生老病死都不怕,是的,我要你,现在我要你,好了,别折磨我了,别折磨我了,抱着我维克多,维克多!

《汤姆叔叔的小屋》里的汤姆叔叔给人留下的印象是很深的,盖文源那低沉、浑厚的音色就像大提琴,表现善良、厚道、受欺压的老黑奴是再贴切不过的了。

看《乡村女教师》背熟了女教师的姓名:瓦尔娃拉·瓦西里耶夫娜。上大学的第一年,有一次驻地几处高校学生一起聆听保尔·柯察金式的人物、身残志坚的张海迪作报告,她举例说明自己的偶像和榜样,其中就有瓦尔娃拉·瓦西里耶夫娜。她念这个名字跟舒绣文念的差不多,我对张海迪便肃然起敬,断定她肯定也是译制片的发烧友,是可以因此而成为朋友的那种。

《胜利大逃亡》和《第一滴血》都是美国片,都由好莱坞动作巨星史泰龙主演,前者主角是哈奇,后者主角是兰博。《第一滴血》已经开始有大片的感觉,可以和越南电影《阿福》对照着看。在《第一滴血》的结尾部分,兰博被包围了,兰博的上司理查德上校劝其投降,他向上校说了在越南战场上的一件事。他说的是有一天,一个越南小孩过来问他的同伴:叔叔,您擦皮鞋吧?擦皮鞋吧!兰博的同伴就答应了,等兰博回来同伴不见了。什么也找不着,全都炸飞了!这讲的分明就是越南小英雄阿福的故事。这个译制片的配音由两大高手承担:兰博由乔榛配音,理查德上校由毕克配音。

到了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,由于诸多方面的原因,大家对译制片的关注度开始降低,有些译制片甚至抵不上一出质量中乘的电视连续剧更受关注,这有点应了著名配音演员尚华在他配音的最后一部译制片《角斗士》中的一句台词:

我想我该走了,罗马的荣耀到此为止了。

(甘果瓦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5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